欢迎访问国金文章网

不复相见

时间: 2019-09-24 09:28:12 | 作者:来 | 来源: 国金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3次

不复相见

  我这一生所谋,不过一份情,在换得你真心的时候,我也付出了自己的真心,只是父兄之血,家国之恨,这世间大仇,即使再单纯不知世事,也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。最终不过是一个满心伤透,落寞的身死战场,一个权谋尽算,孤单的守着这破碎的国家。这世间皆有缘法,而你我不复相见

  有人就有欲望,有欲望就有战争,从无例外,从无停歇。如今这中原,天下四分。星辰,蓝月,汾淮,洛水,四国并立,占据着中原最有利的地位。夹缝求生存,四国之下,又零零星星存在着许多小国

  离国,便是星辰国下管辖的一个小国家。虽然国力不强,却是个鱼水温柔乡。年年上贡,倒也为离国求来了几百年的和平。在朱氏家族的带领下,国家稳定,人人安居乐业。只是如此平静,怕是要被打破了

  星辰国先皇去世,大丧仪式之后,便是现任皇帝登基。如今的皇帝曲晨风,不像先皇那般求稳求妥,是一位有着雄心壮志的君主。如此,一个星辰国便难以满足他的要求,只是其余四国,又有哪一国是那般容易便能被灭掉的

  如此,曲晨风第一个目标,便是周围的一些小国家,离国自然也是逃不了。只是无论那些国家如何弱小,灭国之事也不会是轻而易举,曲晨风自然需要精确长远的谋划,所以离国暂时是安全的

  此时的离国,还是一片歌舞升平,谁都不知道这即将到来的危险。皇城后宫之内,日上三竿。竹清影才从自己的被窝中起来。作为这离国唯一的公主,父母呵护,兄长疼爱,从小便不识愁滋味,性格活泼,生性开朗,万事皆不放在心上

  “公主,你总算是起来了”贴身侍女小环边扶着蚊帐边说道

  竹清影只憨憨的笑了一下“小环,父王和母后呢”

  在得知消息之后,便兴高采烈的跑了过去,十六岁的姑娘,总喜欢依赖在父母亲身边,那般幸福

  只是好景不长,中秋佳节,本该何家团圆的时候,星辰国皇上却派人送来请柬,举行国宴,要王上竹临月前去参加,自然不止离国,星辰国周边的几位王上皆受到了邀请

  彼时的竹清影,只是天真的以为,父亲前去赴宴,虽然团圆饭不能一起吃,但有母亲陪着,有九个哥哥安慰着,想着父亲不日便能回来,也没有多伤心

  可最终,竹清影并没有等回来父亲,星辰国狼子野心,留下的也不止竹临月,其余前去赴宴的小国王上。也全都被留了下来。如此曲晨风的心思,已是天下皆知

  但是曲晨风并未做任何出格的事,几国的王上都是以流连忘返留下的,其余三国,也没有出兵的借口。一个月,两个月,三个月,那些小国却是再也等不了了,联合一起,兵临星辰国,希望以此能换的父亲平安归国

  离国自然也没有落下,竹清影九个哥哥,为了父亲,没有一个人选择安稳于离国都城之内。而这却也正是曲晨风想要的局面,如此,他便有了名正言顺出兵的借口,其余三国也拦不了他

  一场大战,几个小国几乎倾全力,也没有战胜星辰国,因为他们有一位战神将军,谢无尘,一盏屠刀,所向披靡,最终几个小国连连败退,为保江山,只能割地求和

  只是竹家的九个男儿,又岂是那般懦弱之辈,但最终也不过一个战死沙场,无一生还的结果。离国以死抵抗,触犯天威,曲晨风震怒,但念及离国只剩孤儿寡母,并未踏平离国,只是派兵驻守,以防离国再次反抗

  但其实,他是不敢,其余三国实力,与星辰国不相上下,若是星辰国一朝更强,难免引得其余三国联合攻之,所以只能慢慢蚕食。一书圣旨,谢无尘便来到了这离国

  如今的离国,满目荒凉,哪还算得上什么鱼水温柔乡,看着不断从眼前走过的士兵,人人自危。庙堂之上,则更是水深火热,王上远在星辰国,而王子战死沙场,尽上九天,谁来管理离国变成了一个难题

  谢无尘显然是不可能的,尽管谁都知道,如今的离国已经名存实亡,但也谁都还在期望着,能有夺回主权的那一天,而谢无尘,他自己也没有霸占离国的想法

  来这离国,不过是奉君主之命,那他便好好守着这离国便可,谦谦君子,浩荡使然,他自有他的风骨,不慕名不慕利,一生惟愿战场杀伐,守土拓疆

  就这样,万般无奈之下,离国的的王座,坐在了竹清影身下,虽是一袭女儿身,却是王室最后的血脉,也是离国最后的希望,众多老臣都将希望寄托在了竹清影身上

  宠爱自己的父亲回不来了,疼爱自己的兄长回不来了,一瞬间经历国破家亡的竹清影,此时还是一片伤心泪如雨,却担任起了国家的重任,她有些迷茫,有些不知所措,朝堂之事也只能听之任之

  虽然经历事实,竹清影却还是那般纯真,不过少了些许活泼,偶尔谢无尘会站在离国的朝堂上,听听近况,当然也是曲晨风的旨意,看着那个无辜的听着下方大臣争辩的小姑娘,谢无尘既是心疼又是好笑

  竹清影只是个姑娘,作为一国公主,她除了琴棋书画什么都没有学到,且还都学的不好,面对国家之事,难以决断,看着众大臣脸上轻蔑的神情,望着母亲失望的眼神,再是纯真,竹清影也会难过

  终是一个月朗风清的夜晚,竹清影瞒天过海,走出了这压抑沉沉的王宫,离国虽小,对于没有走出过王宫的竹清影来说,却大的出奇,没有了母亲的殷殷希望,没有了大臣所奏国事的繁琐,如今的竹清影只觉一身轻松

  多日的沉闷一扫而空,竹清影好似恢复了以往的活泼,背着一个行囊,握着一柄长剑,跨马执蹬,若江湖儿女,仗剑天涯,前方是不知名的磨难,却是竹清影心中如释重负的前程

  手中有银两,一路上大手大脚,过的倒也是快乐,人生事实未曾经历,竹清影对一切都是那样好奇。只是竹清影失踪,在离国来说,那是何等大事,没走几天,竹清影便看见自己的画像贴满城墙

  一想到回去,又要端坐在那朝堂之上,听一帮大臣谈论强过之策,又要面对母亲饱含期望的眼神,竹清影便觉忧伤,抖抖身体,竹清影悄悄离去。如今大路是走不得了,唯有山野小路,才能彻底离开这离国

  只是山野之中,四顾茫茫,有钱也没地使,从小便衣食无忧的竹清影,何时需要自己亲自动手,此时便是捉襟见肘,找不到吃食,只能打点果子充饥

  慢慢的,天暗了下来,夜深林静,竹清影却是睡不着,靠在大树下,时刻注意着周围的响动,内心慌乱恐惧难免心生悔意,但见过了离国了繁华,外面的世界对她更是充满了诱惑,即使如此,竹清影却还是不打算回去

  饥饿又慌乱的,竹清影平安的度过了这一夜,旭日东升,小睡了一会,竹清影又踏上了征程,只是这山如此之大,走了很久也没有走出去,天慢慢的又暗了下来,竹清影却还未找到休息的地方,想着昨夜的恐惧,竹清影吞了吞口水,硬着头皮向前走

  夜风摇曳着树枝,月光下幽影浮动,这种恐惧直钻人心,竹清影已经下了马,紧紧的拽着缰绳,寸步前行,一阵强风拂过,林鸟惊飞,竹清影已经恐惧到了极点: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我错了,快来个人把我接回去吧

  内心深处,竹清影不断重复着这句话,好似如此便能赶走心底的恐惧,但显然是不切实际的,特别看着远方,月光之下,高头大马之上,迎着面缓缓走来的几个人,扛着大刀,身后还跟着十多个人

  从小嬷嬷便会给竹清影讲一些江湖上的事,眼前的人不禁让其想到嬷嬷曾经说过的,劫匪,无论是身形还是面貌,还是那一身的匪气,都一模一样,竹清影想逃,只是在她看见对方的时候,对方也早就看到了她

  不出所料,如此深更半夜,这一行人正是打劫归来,准备返回山寨的人,身上挂着满满当当的金银,本就是心花怒放,如今看见竹清影,如花似玉的姑娘,仿佛上天恩赐,更是高兴不已,又怎会放其离开

  眨眼的功夫,便将竹清影围了起来,从小学过些功夫,但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怎会是这些土匪的对手,没两下便被撸到了马上,如此漂亮的姑娘,脂如玉雪,头领早就控制不住将手伸向了竹清影

  恐惧恶心涌上心头,然而如此深夜,又有谁还能救自己,这一次,竹清影是真的后悔了,却也毫无用处,只能绝望的闭上双眼,然而想象中的恶心并没有降临到自己身上,只听砰砰几声,然后便被人拦腰抱起,策马远去

  睁眼回眸,一张熟悉的脸,带给竹清影的是无尽的安心,谢无尘,居然是谢无尘,银月之下,冷峻的脸庞,眉间风雪,却能温暖竹清影那颗心,女子啊,只一眼温暖便能铭记一生

  此时此夜,此情此景,一颗心狂跳不止,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萌动,只是此时的竹清影不懂。她只是捂着胸口,就那般跟着谢无尘回到了那个王宫,本该是沉闷的地方,却好像因为谢无尘而朗月风清

  那之后,谢无尘来朝堂的次数多了,而竹清影也渐渐的能够处理简单的国事,只是离国仍然在星辰国的控制之下,要想强国,任重而道远,看着自家君主与他国将军越走越近,敢怒而不敢言

  虽然母后在竹清影耳旁唠叨了不止一次,但竹清影从未听进心里,她只知道,那一夜的温暖,此生难忘。再后来,星辰国皇帝赐婚,谢无尘竹清影择日完婚,对于曲晨风来说,如此不过是为了更好的,名正言顺的拿下离国

  而对于谢无尘和竹清影来说,两人都是愿意的,只是这场姻缘,注定得不到任何人的祝福,大婚当日,十里红妆,竹清影一袭嫁衣,看着母后的冷漠,看着大臣的愤怒,漠然转身,一行清泪

  她不懂,只是一份感情,为什么,为什么他们要如此,难道自己不能得到幸福吗?只是她,真的不懂吗?

  婚后的日子,平淡却很温馨,谢无尘待她极好,尽管三年来,未有一子一女,谢无尘对她的温柔却未减半分,国事家事,都替她处理的干净利落。在众位大臣的眼中,他们这位王上是越来越厉害了,对他嫁给谢无尘之事的愤怒也少了几分,殊不知,一切国事都是谢无尘所批,竹清影只负责端茶递水

  就这样,离国好像又恢复了平静,除了那驻扎的星辰国军队之外,其余一切无常。只是离国平静,天下却不平静,曲晨风的野心昭然若揭,不断的打压着周边国家,但对其余三个大国又频频示好,不是嫁女就是送质子,没有充分的理由又不好发兵讨伐

  但随着星辰国的不断强大,隐隐跃居几国之上,他们便有些慌了,特别是当一封军事机密放在几国皇帝的书房之内时,他们便彻底坐不住了,三国合兵,聚于璇茗关下,不待星辰国有何反应便发动了攻击,一路势如破竹,不断前行

  曲晨风震怒,本该是星辰国的先手,如今怎会变成这副模样,但此时来不及多思,虽然对谢无尘有所怀疑,但三国大军,除了谢无尘,谁能保证全胜。他也只能召回谢无尘,迎击敌军,解决眼下的困难

  那一日,飞雪漫天,冷风彻骨,腊月天气,真的是冻彻心扉,而谢无尘却已穿戴好盔甲,整装待发。其实在接到消息的那一刻,谢无尘便准备好了,只是不知道曲晨风是否还会用他

  有些事无需多言,心中已然明了,高头大马之上,谢无尘望着宫墙之内,深深地,好似要记住什么东西,好似又想忘记什么东西,内心复杂,却终将也是扬鞭策马,绝尘而去

  若这么些年,你都是在利用我,那这一面,见与不见,又有什么不一样呢,我想奢望你是爱着我的,但我惧怕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我一厢情愿

  决绝而去的谢无尘,并没有看到城墙之上,拐角隐蔽之处那道身影,那是这么些年,他用心在宠,用命在爱的人儿啊,只是光阴似箭,转眼一切成空

  竹清影清楚的知道,这一别,便是永远,即便谢无尘再是战神,三国的军队,又岂是他能抵挡的,更何况这一次,竹清影清楚的知道,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

  无尘,对不起,愿你来生不在遇见我

  竹清影没有阻拦谢无尘的离去,这不正是自己一手策划的吗?从离宫出走开始,也许是更之前开始,一切一切,不过是竹清影做的一场局,只是一切都恰到好处,离开王宫不久,竹清影便知道有人跟在自己后面,很可能是谢无尘

  但对方一直没有现身,可能只是为了护着她安全而已,若是没有那群劫匪,怕是竹清影就走出了离国,也不会有之后的事情,只是哪有那么多若是没有

  为了算计谢无尘,竹清影走的就是山匪出没的地方,若是谢无尘不出手相助,竹清影也已经做好了舍身成仁的准备,家国之恨,一身清白算得了什么

  最后竹清影成功了,谢无尘出手相助,自然的也就被带回了王宫,再后来曲晨风赐婚,一切的一切,分毫不差,竹清影顺理成章的成了谢无尘的新娘,那一场没有任何祝福的婚礼,竹清影走的甘之如饴

  父兄之血,家国之恨,竹清影就算再天真不经世事,又怎么可能什么都不懂,又怎么可能轻易就能撇下,而谢无尘作为君王手中的刽子手,血仇犹在,怎论儿女情长,三年无子,也不过一场算计而已

  这一生啊,竹清影谋的不过是一份情而已,是一份谢无尘全心全意的信任,离国大小事宜交给谢无尘打理,其实也不过是为了显得自己纯真而已,但三年时光真的没有真心吗

  只是看着谢无尘离去的背影,竹清影想道一声珍重,却最终也只是转身离开,落寞,凄冷,决然

  乐水河畔,尸横累累,血流成河,星辰国士兵已经撑不住了,但没有谁想着后退,今日,他们将跟着他们的信仰,展开决战,只是这一次,谢无尘再不能带着他们回去了

  千军万马之中,谢无尘拼尽最后一丝力气,倒了下去,脑海中走马观花回顾这一生,什么保家卫国,守土拓疆,其实最快乐的不过是与你在一起的时光

  只是国仇家恨,亲人的鲜血摆在我们面前,那是永远跨不过的坎,清影,我不怪你,只是来生,愿我们合合满满,共度一生,是啊,清影,下辈子我还想要你了

  战神倒,星辰国亡,一场战争,死伤无数,星辰国更是从一个大国变成了默默无名的小国,其余三国倒是蒸蒸日上,互相制衡,这天下又有了暂时的和平,离国也重新变成了自主政权的国家

  只是这国仇家恨已报,剩下的民之生计,国之大事,又岂是竹清影所长,多少午夜梦回,怀念的是你曾经的温柔,原来没有你,我真的一无是处

  只是一个满心伤透,落寞的身死战场,一个权谋尽算,孤单的守着这破碎的国家。这世间皆有缘法,而你我不复相见

文章标题: 不复相见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guojindz.com/meiwen/yuanchuangmeiwen/191013.html
文章标签:不复??相见

[不复相见]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